漫画:郝延鹏漫画:郝延鹏

原标题:61.4%受访者参与过直播答题

进入2018年,一系列“直播答题”App、小程序迅速走红。用户参与直播答题,连续答对一定数量的题目后,便可平分巨额奖金。直播答题在短期内聚拢了大量用户,但也出现一系列问题,有网友质疑这样的模式是否可持续。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1.4%的受访者参与过直播答题。45.8%的受访者参与直播答题是为赢取奖金,43.0%的受访者是为缓解自己的知识焦虑。46.7%的受访者觉得目前直播答题的题目选择太过冷门。

受访者中,00后占1.9%,90后占28.9%,80后占47.3%,70后占16.1%,60后占4.5%。

35.3%受访者称自己或身边人每天花费15~30分钟玩直播答题

北京某高校研一学生贾剑鹏每次参与直播答题,都会喊来同寝室的朋友,三四个人聚在一起,盯着同一部手机答题。他还在手机上设了很多定时提醒,“中午12点、下午2点、晚上8点……提醒自己不要错过场次”。

在上海某广告公司工作的陈扬最近每天都会参与至少一场直播答题。“中午12点正好是吃饭时间,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答题。”陈扬觉得,每道题答完后都会有一段讲解,可以了解一些零碎的知识点。

受访者中,61.4%的人参与过直播答题,具体来说,21.5%的人参与过很多次,39.9%的人试过一两次。30.2%的受访者听说过但没参与过,5.6%的受访者从来没听说过。

在时间上,11.0%的受访者称自己或身边人平均每天花费0~15分钟在答题上,35.3%的人花15~30分钟,29.0%的人花30分钟~1小时,8.7%的人花1小时以上。

直播答题能在短时间内爆红,与“平分百万奖金”等奖励机制有很大关系。陈扬说,他对直播答题产生兴趣,是因为看了朋友圈的转发,“有人答一场就分到了四五十元”。

调查显示,36.6%的受访者看好直播答题的前景,33.3%的受访者不看好,30.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分析,除“现金奖励”外,直播答题的社交属性也是用户快速增长的原因之一,“用户往往拉着朋友一起答题”。但对于直播答题的前景,朱巍的态度并不乐观:“直播答题的题目最开始主要是知识问答,而现在至少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答题场次是完全被商家买断的,反复展示广告内容,甚至偶尔出现违法违规的情况。要想持续下去,肯定要就这些问题作出调整改善。”

45.8%受访者参与直播答题是为赢取奖金

调查显示,参与直播答题,45.8%的受访者是为赢取奖金,43.0%的受访者是为缓解自己的知识焦虑,41.2%的受访者喜欢组团答题的社交方式,37.4%的受访者追求不断答对过关的刺激感,12.1%的受访者是因喜欢直播答题的主播。

直播答题的玩法越来越多。陈扬坦言,有一次,他喜欢的一位网络综艺节目明星做直播答题的主播,他特地去参加了那一场。

贾剑鹏认为,直播答题并不能让人学到真正有实用价值的知识,但通过直播答题了解一些冷门知识点,也算是拓宽眼界。

“我觉得直播答题不是学习方法,而是游戏。”北京某传媒公司员工丁畅直言,抱着学知识的态度参与直播答题有点搞笑,“每道题目都是蜻蜓点水,也不成体系,基本上5分钟后就想不起来了。”

参与直播答题能增长知识吗?调查中,23.1%的受访者认为能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48.8%的受访者认为能了解冷门知识,但实用性不强,16.7%的受访者直言过目即忘,学不到什么,11.3%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调查中,11.0%的受访者自称非常清楚直播答题的商业模式,47.0%的受访者表示大概知道,35.7%的受访者表示不太了解。

贾剑鹏坦言自己并不了解直播答题的商业模式,也并未意识到直播答题可能植入广告。

“2016年是‘直播元年’,到现在已经两年了。答题直播到底是应该流量变现还是做移动电商,一直有争议。”朱巍介绍,目前直播答题把社交功能和商业相结合,通过广告和流量的方式解决了变现的问题。

“网络直播应积极弘扬社会正能量”

直播答题运行至今,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有人开发了针对直播答题的“外挂”程序,某直播答题平台的题目设置出现严重事实错误,影响恶劣。

贾剑鹏坦言,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答题时,“常常有人专门负责在电脑上查找正确答案,这样可以顺利拿到奖金”。

在朱巍看来,直播答题平台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并未对广告植入进行标记,而是以“知识普及”的形式呈现,不符合《广告法》的相关规定。此外,“答题过程中经常出现一些涉及明星隐私的问题,这会对青少年产生误导。如果一个孩子在参与直播答题,误认为明星的私生活也是知识考察的范围,那他的关注点可能会从课内学习转向这些八卦,这会产生特别不好的影响。”

朱巍提醒,直播答题平台应格外注意两部法律,“第一是《广告法》,所有广告都应明确标记。第二是《网络安全法》,内容安全是网络安全的重要组成方面,它既包括正确的舆论引导,也包括信息的真实性等内容”。

目前的直播答题存在哪些问题?调查中,46.7%的受访者觉得题目选择太过冷门,39.9%的受访者认为直播答题玩的不是“知识”而是“知道”,37.7%的受访者觉得“撒币”揽人的模式太过简单粗暴。其他问题还包括:“撒币”抢流量不可持续(32.0%),风口过去后可能会迅速消失(30.9%),只提供碎片化信息拼凑,对深度思维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没有帮助(24.7%),可能存在用户数据造假现象(20.8%),现金奖励的税费问题模糊不清(13.4%)和浪费时间(11.7%)等。

直播答题是网络直播的一种创新形式,网络直播的未来仍有许多可能性。朱巍提醒,网络直播第一要遵守法律的底线,不遵守法律是走不远的。第二,技术发展再快也不应牺牲公众的知情权,不能损害用户的权益、社会公共利益和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能发布虚假消息而损害信息真实性原则。他认为,网络直播应通过新的技术手段和运作模式,积极弘扬社会正能量,将优秀的文化、高尚的道德品质传递给更多的人。

实习生 崔艳宇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品芝

责任编辑:张义凌

原标题:自卫队坠机两飞行员身亡 安倍忙道歉

据新华社电 日本陆上自卫队一架武装直升机5日坠入佐贺县神埼市一处民宅,房间内一名上小学五年级的11岁女孩逃生时受轻伤,两名飞行员后来被确认死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6日在国会发言,为这起坠机事件道歉。

直升机桨叶空中分离垂直坠落

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说,这架波音AH-64直升机隶属于陆上自卫队目达原驻地,是在定期检修后的试飞途中坠毁。

日本防卫省和陆上自卫队官员说,这架直升机5日16时35分获得起飞许可,16时36分起飞,16时38分与地面管制人员通话时未报告异常。5分钟后,直升机坠毁。

这些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说,坠机前,地面人员发现异常,呼叫直升机但无人应答。

小野寺五典说,直升机试飞前更换了旋翼上连接桨叶的桨毂部件,还经过了为时50小时的定期检查。按照他的说法,直升机飞行时间超过1750个小时后需要更换桨毂。问及这一部件更换是否与坠机有关,小野寺五典说,“正在调查”。

日本媒体援引多个消息源报道,直升机坠毁前,桨叶在空中分离,直升机几乎垂直坠落,多名目击者目睹了这一怪状。

按照日本国土交通省的说法,这种情况极为罕见,就连民用飞机坠机事故中都几乎没有,更何况发生于自卫队。

安倍下令停飞同型号直升机

直升机坠入的民宅是一个四口之家。日本媒体先前报道,事发时屋内没人,无人受伤。不过媒体后来又更正说,一名11岁的女孩在屋内,她据信恰好在一楼,躲过一劫,逃生时右膝擦伤。

佐贺县和神埼市官员6日视察事故现场,并慰问惊魂未定的这家人。电视画面中,女孩的父母悄声哭泣。父亲川口隆志(音译)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很难用语言描述现在的感受。我们的女儿吓坏了,但她现在好多了。”

日本共同社记者在现场看到,直升机把屋顶砸穿一个窟窿,残骸还留在原地,自卫队和警方正在收拾残局。

安倍晋三6日在国会某委员会发言道歉,说这起坠机事件“威胁居民安全并且造成巨大损失”。事发地附近有一所幼儿园和一所小学,所幸没有学生受伤。

安倍晋三还下令停飞自卫队在编12架相同型号的波音直升机,安全排查结束后再恢复飞行。

日本自卫队直升机近来事故频发。2017年8月26日,海上自卫队一架直升机在青森县周边海域坠毁,3人失踪。同年10月17日,航空自卫队一架救援直升机在静冈县滨松市附近海域坠毁,造成3人死亡、1人失踪。2016年4月,航空自卫队一架双发动机喷气式小型飞机在鹿儿岛县高隈山山区失踪,搜救人员后来发现飞机残骸和4名飞行员遗体。

责任编辑:柳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