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医保局召开发布会,部署打击欺诈骗取医保基金专项行动——

  对百姓“救命钱”也敢伸手?打!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吴佳佳

  对于医疗机构,重点查处诱导参保人员住院、盗刷和冒用参保人员社会保障卡、伪造医疗文书或票据、协助参保人员套取医保基金、虚记或多记医疗服务费用等行为;对于零售药店,重点查处串换药品,刷卡套取基金等行为;对于参保人员,重点查处通过票据作假骗取基金等行为。

  日前,有媒体曝光了沈阳市两家定点医疗机构骗保事件,引发社会高度关注。11月21日,国家医保局召开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发布会,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回头看”,重点查处医疗机构套取医保基金、虚记或多记医疗服务费用等行为。同时,首次公布了国家级举报电话,并要求各地建立举报奖励制度,以群众举报为重点线索,结合医保智能监控、大数据分析、开展暗访等方式,精准锁定目标,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骗保事件并非个案

  事实上,医疗机构骗保事件并非个案。根据公开报道,2009年至2012年年底,海南省安宁医院从院长到护士集体参与套取医保2414万元;去年6月份,四川省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的为期半年整治医疗保险领域欺诈骗保专项行动中,全省共检查医疗机构2213家,发现1942家有违规行为,查出违规金额3696万元;2018年年初,媒体披露,在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为了套取医保基金,该院医护人员在检查、诊断、住院等环节大肆造假,形成了“一条龙”式的捞钱格局……

  全国各地不断出现骗保案件折射出医保基金制度实操中的监管缺位。“今年9月份,国家医保局联合卫生健康委、公安部、药监局等四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打击欺诈骗保行为的全国性专项行动,在专项行动进入关键时期,曝出如此手段猖獗、性质恶劣的案件,令人震惊、影响极坏,反映出医保基金监督管理仍是医保工作的重要短板,说明各地专项行动还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国家医疗保障局监管组牵头人黄华波指出,此次专项行动“回头看”聚焦三类行为主体:一是医疗机构,重点查处诱导参保人员住院、盗刷和冒用参保人员社会保障卡、伪造医疗文书或票据、协助参保人员套取医保基金、虚记或多记医疗服务费用等行为。二是零售药店,重点查处串换药品,刷卡套取基金等行为。三是参保人员,重点查处通过票据作假骗取基金等行为。

  不断加大监控力度

  “事实上,在我国非一线城市、中小医院骗保、套保行为相对较多。”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认为,为了引导分级诊疗的推行,现行医保制度在“报销比例”等方面都向一级医院倾斜。然而,受传统观念影响,三级医院人山人海、一级医院门可罗雀在不少城市仍是常态。医疗资源与报销比例的不匹配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投机风险。此外,医生对病患的诊疗、开药、住院过程专业自主性极强,这为医保基金的监管带来了难度。与此同时,在套取医保基金过程中,由于医患双方看似利益一致,增强了骗保的隐蔽性,加大了医保监管调查取证的难度,也造成了地方医院有空可钻。

  防范医疗机构或个人套取医保基金,既需要依法管理,也需要优化制度设计。中国体改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熊茂友认为,一方面对套取医保基金的行为应加大打击力度,提高违法成本,另一方面应完善规则设计,让监管主体和责任更明确、监管手段和方法更多样。要通过改革医保基金给付方式,形成医患之间的监督制约机制,还应充分利用数据化和网络化技术,创新监管机制,变事后监控为实时无盲区在线监控。对参保人加强教育,使其明白医保资金是百姓的救命钱,自觉抵制骗保行为。

  专项行动延至明年

  相关部门已经行动起来加强医保部门的监管能力。“基金监管急在治标,重在治本。”黄华波介绍,在综合判断当前医保基金监管工作形势,特别是在沈阳骗保事件曝光后,国家医保局决定将专项行动时间相应后延到明年1月份。

  据了解,沈阳严肃查处近期暴露出来的两家民营医院涉嫌骗取医保基金案件,有关部门现已基本查明,犯罪嫌疑人以合法医院为掩护,通过中间人拉拢介绍虚假病人,采取制作虚假病志、虚假治疗等方式,骗取国家医保基金,已涉嫌诈骗犯罪。截至11月19日18时,已对涉案人员依法刑事拘留37人,监视居住1人,取保候审1人,移交市纪委监委2人。

  日前,为进一步规范医保基金使用秩序,加强医疗保障基金监管,江西省开展打击欺诈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检查对象包括定点医疗机构、定点零售药店、参保人员。江西还将重点检查异地就医手工报销、就诊频次较多、使用医保基金较多的参保人员就医购药行为,其中包括复查大额医疗费用票据、复查过高门诊费用的真实性,对2017年以来住院医疗费用超过5万元的票据全面复查。

  接下来,国家医保局要求各地以群众和社会举报信息为重点线索,结合智能监控筛查、大数据分析等发现可疑线索,同时要开展暗访,发现违法违规线索,精准锁定目标,查实违法违规行为。明年1月份,专项领导小组将抽调部分地方工作人员,对部分省份“回头看”工作抽查复查。没有发现问题、没有查出大案要案的省份将可能被抽查复查。此外,国家医保局将探索第三方参与基金监管,并开展医保基金监管诚信体系建设,以此保障医保基金安全,让违规违法者寸步难行。

  11月22日电 据外媒报道,加拿大监察部门20日指出,在加拿大空军内具备战斗能力的战机和机师愈来愈短缺。虽然政府试图采取措施去改善这一问题,但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恶化了。

  由加拿大政府总审计长弗格森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过去几届加拿大政府都想采购新战机,取代现有渐渐老化的“CF-18”战斗机机队,部分战机的机龄已接近40年。不过,这项计划一拖再拖,至今仍毫无进展。弗格森说:“加拿大国防部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去应付空军战机机队所面对的风险。”

  按照计划,加拿大国防部最迟要在2019年5月,制定出战斗机新机队88架战机的规格,采购新战机的花费估计达150亿至190亿加元。由于采购和建立新机队的计划遇上诸多阻碍,预计现时服役的一部分老旧“CF-18”战斗机,要到2032年才可以退役。

  弗格森表示,自2008年以来,这些战机都没有升级及加强战斗能力。当局此前预计新机队可于2020年开始服役,因此停止为现有战斗机进行升级。

  加拿大政府早前本来计划向美国波音公司购买18架“F-18”新战机,但双方之后取消合作,加拿大转而向澳大利亚购入二手“CF-18”战斗机。弗格森批评加拿大国防部这样做,令情况更加恶化。

  至于机师短缺的问题,加拿大国防部长石俊发表声明称,国防部将会推行一项新计划,招募新机师及挽留现有的机师。

  从拆违到问责,从生态到政治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本文首发于总第878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被喻为“中国龙脉”的秦岭,隐藏着众多违建别墅。这些别墅始建于2003年,后来逐渐呈现出泛滥之势。

  十多年来,这些奢华气派的别墅,披着苗圃、旅游等项目的外衣,在秦岭北麓层出不穷。它们如同长在秦岭身上的疥癣,成为秦岭的疑难杂症。

  经过百余天的整治,目前,秦岭拆违行动已进入尾声,追责已经启动。西安院子、秦岭山水、草堂山居、群贤别业等一座座知名别墅在倒下的过程中,也压断了钱引安、上官吉庆、程群力等省部级要员的官路。今后,更多涉案官员或将进入大众视野。

  近日,中央办公厅通报了专项整治秦岭违建别墅问题的情况,直指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严重违反政治纪律”。这份通报还传达到了多个部委和省份,秦岭违建问题已经成为一个“负面样本”。

  11月15日,在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通报会上,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表态要“全面自查、彻底反省”。

  两天后,西安市也召开相关通报会。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称,要“深刻认识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彻底认错知错改错”。

  这个整治行动,是一个从拆除别墅到问责官员的过程,也是一个从改善秦岭自然生态过渡到净化陕西政治生态的过程。

  “秦岭保卫战”

  从当地媒体的公开报道看,今年,中央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的整治早有预兆。

  5月8日至11日,国家发改委农经司副司长李明传带队的调研组,赴汉中、西安和商洛等地,实际考察秦岭生态环境保护取得的成效。

  6月10日~12日,自然资源部部长陆昊赴陕西省西安市、延安市、渭南市调研,陆昊一行深入西安市秦岭北麓,查看了矿山环境治理、违规开采矿山关停及生态环境修复、违法建筑拆除、违建别墅没收等情况。

秦岭生态保护与开发之间如何平衡,一直是个难题。图/新华

  这两次调研后,陕西省和相关地市多个高规格的会议密集召开。

  7月3日,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调研了秦岭北麓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同月23日,省委书记胡和平主持召开会议,专门听取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有关工作情况汇报。工作分为清查、整治、追责等几个阶段,要求对违建项目查清一栋拆一栋。主战场在西安,还延伸至宝鸡、渭南、汉中、安康、商洛等5市。

  7月26日,西安市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提出“全面彻底清查秦岭北麓建设项目,严肃追究问责各类违纪违法和‘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问题”。在这次会议上,“秦岭保卫战”的概念被提出。

  当月月底,一场更为高规格的会议召开。7月30日,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在西安召开。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出任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中央纪委八室主任陈章永任副组长。这次会议透露,徐令义带领的工作组已经为此走访调查了一周。

  这也是继2017年2月12日至3月3日,中央对甘肃祁连山生态破坏问题开展专项督查以来,中央层面再次针对类似问题派出督查组到地方督办。

  不论是祁连山还是秦岭,表面是对自然生态的整治,深层次则是对政治生态的整治。

  7月31日,西安市召开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西安市成立了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同时,西安成立了57个清查小组进行相关工作。

  有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拆违活动开始前,西安市所有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都要签署一份文件,说明自己或近亲属名下在秦岭有没有违章建筑,有的话要自行拆除。“原来是副处以上填写,后来全部人员都要填写。”

  8月1日,《陕西日报》头版报道称,近日,省委召开常委会会议,省委书记胡和平主持会议。报道透露,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6次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作出重要批示指示。“大家深感惭愧和自责,表示一定汲取深刻教训,把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整治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坚决有力地抓紧抓实抓好,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要求上来。”

  8月18日,西安市召开生态环境保护暨打赢秦岭保卫战誓师大会。会上,西安市委、市政府与各区县、西咸新区、各开发区签订《生态环境保护目标责任书》。

  参与过《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立法工作的一名法学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陕西省政府就下发了《关于开展秦岭北麓生态环境保护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区域内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这条规定,是今年秦岭北麓拆除违建别墅的主要法律依据。”

  在这次拆除行动中,秦岭众多知名别墅项目被陆续拆除。长安区和鄠邑区是这次秦岭拆违行动主战场,截至10月28日,长安区共拆除违建729宗、79.5万平方米,累计拆除违建别墅293栋371套、18.29万平方米。长安区全速推进各个违建拆除土地的复耕复绿工作,青华度假村、秦岭山水、路易山庄、颐德庄、群贤别业、长安文化山庄等11个别墅项目已经全面完成复绿工程。

  截至10月25日, 鄠邑区累计拆除违建总面积达51万平方米,完成复绿面积已达23万平方米。截至11月10日,西安院子、达观天下、山水草堂、亚建高尔夫、南山唐郡、双威奥林匹克、草堂山居等7个别墅项目全部复绿完毕。

  11月16日,西安市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拆除和复绿工作都已经完成,关于全市拆除的整体数量方面,现在虽然有市里的内部统计数字,但最终数量还得经过中央确认。

  中央六次批示,措辞越来越严厉

  进入11月后,因秦岭别墅问题,陕西省政坛震动不断。

  11月1日,曾主政长安区七年的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落马,他成为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陕西省第四名省部级官员。前三人分别是省政协原副主席祝作利、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魏民洲,以及原副省长冯新柱。

  钱引安落马后,陕西省委表示要全面彻底清除其恶劣影响,严肃查处大案要案和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案件,不断巩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努力夺取压倒性胜利。

  11月17日,中国共产党西安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举行。全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上官吉庆、程群力2名同志西安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资格的决议》。此前上官吉庆已经辞去西安市政府市长职务,被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已退休两年的西安市政协原副主席程群力,被降为厅级非领导职务。

  多个信息源称,因掌握审批大权,西安市规划局、国土局、秦岭办等部门官员成为秦岭别墅开发商围猎的对象。“这些单位是秦岭拆违问责阶段中的‘重灾区’,多名官员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2011年6月17日,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简称“西安市秦岭办”)成立。一位接近西安市秦岭办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陕西省秦岭办隶属于省发改委,只负责编制规划,没有执法权。但是西安市秦岭办是个独立性机构,权限很大,其与林业、国土等部门也没有隶属关系。

  “所有在秦岭范围内要进行建设的项目,都必须先向当地秦岭办申请,通过审批后,国土、规划、建设、林业、水利等相应部门才可以为其办手续。可以说,秦岭办的准入是项目落户的前置条件。”这位知情者说。

  多个信息源证实,西安市秦岭办多名原主要负责人正处在被调查阶段。

  《中国新闻周刊》从获得的相关文件看到,中央高层针对秦岭违建别墅的六次批示分别为2014年两次,2015年、2016年各一次,2018年两次。

  2018年7月15日,中央第六次对此问题批示要求:“由中纪委(监察委)牵头,有关部门参加,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与前几次批示相比,此次措辞明显更为严厉。分析认为,地方官员多年来“阳奉阴违”的背后,是不想放弃“靠山吃山”的利益,有的官员甚至一方面提倡保护秦岭,另一方面却将开发秦岭房地产作为捞取个人政绩的手段。

  钱引安2003年任西安市长安县委书记时,就提出“新长安战略”,并将“秦岭北麓经济板块”的开发列入该战略。

  2012年8月17日,新华社发表《秦岭41栋别墅高调拆除 原地再建新别墅牟利》,曝光了西安市户县段41栋总面积达12万平方米的违规别墅,被拆除后,在原址上又要建新别墅的怪现象。

  2014年,中央批示后,西安就对长安区沣峪石峡沟村、祥峪村等地清查出的202栋违建别墅进行了拆除,并“通过土地复垦、栽植树木等方式,尽快恢复周边生态环境”。当时还针对政府人员权钱交易,监管部门失职渎职、履职不力、不作为等问题,对341人进行了责任追究。但是,此后,违建别墅大量存在的状况并未得到实质性改变。

  2018年7月30日,在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上,中央纪委副书记、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徐令义直言,此次调查发现,有的违规在建项目是近三四年开始的,在建工程投资上千万,来往于此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不在少数,但没有人去问个究竟;有的对违规建别墅,不做专题调查,不作专门研究,问及一些情况,只知皮毛,当“大概”先生;有的没有给中央工作组、陕西省委提供客观真实的信息。

  他还指出,“总体看来,违规供地、未批先建、批建分离、非法占地、批小建大、违规建设等问题比较突出。”

  还有的官员一方面高喊整改,自身却在秦岭拥有别墅。10月14日,西安市鄠邑区陈路超级别墅被撤掉拆除。该别墅因其圈占基本农田14.11亩、狗舍面积达78平方米、文物数百件等原因备受关注。陈路之父就被指曾在西安党政系统任要职。

  此外,魏民洲在秦岭拥有别墅的传闻,在西安也广为流传。2012年6月至2016年12月,魏民洲任西安市委书记。2017年5月22日,他在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任上落马。

  他的前任孙清云,在2006年7月至2012年6月任西安市委书记。孙在2015年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孙与魏主政西安的10年时间,正是别墅遍地开花的10年。

  2014年,秦岭违建别墅大整顿的时候,时任市委书记魏民洲就表现出阳奉阴违的一面。当年,西安立下拆除202栋违建别墅的军令状。有当地媒体人爆料称,当年在监督拆违的现场,魏民洲在记者镜头下“摆拍”,承诺“11月8日前全部拆除”。该记者临近发稿时,魏又要求改为“11月底”,最终又称“限时45天处置到位”。

  今年6月22日,魏民洲受贿案开庭,检方指控其为相关单位及个人在矿产开发、土地竞拍、工程承揽、职务晋升及人事调动、融资贷款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等人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财物,总计超过一亿元。魏民洲当庭痛哭悔罪。

  今年5月,《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称:某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W从商人L某那里要来了一套别墅,打算给母亲住,母亲对他讲“那是别人的房子,不能住”,可他没有听老母亲的话,还是收了这套房子。

  西安政商界普遍称,这个“不听母亲劝阻、一意孤行的神秘官员”,即为魏民洲。

  11月15日,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通报会上提到,要全面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以魏民洲、冯新柱为反面典型,深刻汲取钱引安严重违纪违法案教训,开展“以案促改”和警示教育,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11月16日,西安市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一名成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于秦岭违建别墅中涉及的官员,目前纪检部门正在介入调查。

  相互矛盾的法规

  11月9日,陕西省委常委班子召开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专题民主生活会。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在会上指出,这次专题民主生活会政治效果是好的,“达到了汲取教训、知错悔错、把准前进方向、鼓足前行动力的政治目的”。

  11月12日,生态环境部开会学习了中央办公厅下发的《关于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上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以及开展违建别墅专项整治情况的通报》。

  公开报道显示,上述《通报》还向天津、云南、黑龙江、浙江、甘肃、青海、安徽、山东等省份进行了传达。有舆论认为,这释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中央通报虽然反映的是陕西省、西安市的问题,但实际上给全国各地、各部门敲响了警钟。“板子打的是陕西和西安,震慑、警示的是全国。”

  在各地传达和学习中办通知的会议中,不少都提到了“自查自纠”“感同身受”等字眼。

  

  8月19日,陕西西安市蓝田县召开全县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誓师大会暨集中拆除违建“日行动”活动。图/蓝田县政府

  有过祁连山整顿经历的甘肃省强调,中央的《通报》,对甘肃来说更有一种感同身受、痛彻心扉的感觉。政府系统要结合继续反思祁连山生态严重破坏问题,认真吸取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建别墅问题的深刻教训,举一反三,引以为戒。

  11月15日,在相关通报会上,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表示,要牢记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既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进一步巩固和拓展这次专项整治的成果,健全政策法规体系,夯实保护责任。

  梳理相关法规发现,秦岭北麓的整治工作在法律层面并不缺失。

  2003年,陕西省政府发布了《关于开展秦岭北麓生态环境保护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秦岭北麓区域内从事房地产开发,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别墅。

  但是一年后,相关意见的出台,使上述《通知》内容变得“不紧反松”。

  2004年,《关于秦岭北麓第二批开发建设项目审批处理意见》出台,称“环山路以南的项目在对秦岭北麓区域实施保护的前提条件下,可适度地建设以旅游为内容的生态项目。坚决不允许建设别墅、商品住宅及进行营销的房地产开发类项目,所有未开工建设的项目必须变更为旅游服务类项目”。

  由于该《意见》对如何界定“适度”不明确,虽然规定坚决不允许建设别墅,但是通过以旅游为名拿地建别墅的案例屡屡发生。

  2008年3月1日,陕西省颁布施行《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其中明确规定,海拔2600米以上的秦岭中高山为禁止开发区;1500米以上至2600米之间的秦岭中山为限制开发区;1500米以下为适度开发区,减少各类开发建设和生产活动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

  秦岭大部分区域都在海拔1500米以下,也就是说,大量违建别墅项目处在适度开发区的范围内。这也给了开发商和地方官员在秦岭进行腾挪的空间。

  2017年1月5日,该条例经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修订通过,同年3月1日起施行。修改后的条例明确规定,严格控制在秦岭进行房地产开发。在禁止开发区、限制开发区不得进行房地产开发。在适度开发区进行房地产等各类建设活动,应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符合城乡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的要求,经设区的市政府同意,依法办理审批手续。在秦岭进行各类建设项目,应依法进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未依法经审批部门审查或审查后未予批准的,建设单位不得开工建设。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在这次秦岭拆违过程中,陕西也组织了一些法学专家进行调研。一位参加了调研活动的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虽然省里的条例去年刚修订过,但是针对此次整顿时发现的问题,陕西省决定今年还要对该条例完善修改一次。

  调研后,一些专家提出了修订建议。其中关键一条涉及生态补偿。这位专家称,在《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第一次起草时,就有很多专家提到过这个问题,但是没有落地。“这次整顿力度非常大,涉及很多后续问题,所以出台生态补偿政策非常现实。”

  他表示,西安有的县全部在秦岭范围内,如果将其范围内的矿业都予以整顿,其财政收入必将受影响,因此需要对其做一些生态补偿。

  另外,他还建议要更加明确各职能部门的工作职责,由政府制定秦岭保护职责清单,避免互相推诿。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4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11月22日电 据欧联网援引欧联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21日,德国联邦家庭部部长弗兰西斯卡•吉菲(Franziska Giffey)表示,德国家庭暴力现象触目惊心,平均每天会有一名女性遭到生活伴侣或前夫的殴打,平均每3天会有1名女性因家暴导致死亡,很多女性已经把家庭视为最危险的地方。

  据报道,根据德国联邦刑事警察局(BKA)公布的数据资料,2017年,德国共有147名女性死于家庭暴力事件,警方总共收到了14万次家暴引起的报警。

  吉菲说,2017年发生在德国的家暴事件数量高于往年,原因在于对家暴事件统计涉及的范围有所扩大。在所发生的家暴事件中,仅有20%的受害人会向相关机构求助,而德国家暴受害者却多达几十万人,其中女性受害者超过了80%。

  吉菲表示,她全力支持扩大加强对女性的援助。目前德国共有350个妇女之家机构,拥有600名咨询专家,每年可为3万名女性提供咨询帮助。2019年,政府将启动一项打击针对女性家暴的计划,拨款610万欧元,对联邦及联邦州女性援助机构扩建给予支持,2020年将继续拨款3500万欧元。

  德国联邦刑事警察局表示,根据家暴案例的统计资料分析,家暴事件中的暴力伤害嫌疑人来自于社会的各个阶层。其中大多数人年龄在40岁以下,65%以上的人为德国公民。

  吉菲指出,发生在德国的家暴事件与移民背景没有任何关联,家庭暴力事件在社会不同阶层普遍存在。而存在酗酒、经济拮据、心理健康等问题的家庭,往往出现家暴的风险更高。

  专家认为,大约30%的家暴事件发生在离异或分居的社会群体中。调查显示,在家暴死亡事件中,已婚配偶更容易成为被谋杀或过失杀人的受害者。离婚或分手的昔日伴侣,往往会频繁地受到威胁、跟踪、胁迫和限制自由。(张李荣)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国内新闻 搜 索